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08)

什麼是人才?做得了事,吃得了虧,負得了責就是人才!按摩

因昨晚的深夜登山,鍾情的腿又酸又痛,
早醒後懶著不起床,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穆宇軒,心理很不平衡:
“我天天爬樓梯還疼成這樣,沒看你怎麼運動,體力怎麼能這麼好呢?”

邊幫她揉腿,穆宇軒邊笑:“我怎麼沒運動,
我每天晚上鍛鍊身體你不都知道嘛。”

臉有些羞紅,她知道他在説什麼,佯裝不懂不理他。

看著她羞紅的臉,他又逗她:“讓你主導你還嫌累,
現在知道運動的好處了吧。今晚開始,
由你鍛鍊身體,不許偷懶,否則加倍。”

“啊~”哀嚎聲中,她將枕頭蒙上自己的臉,在他的要求下,
她試過兩次主導,太累人,相比之下,她寧願躺著坐享其成,
想到他剛剛分配給自己的任務,決定一天都乖乖的,
以容他晚上放過自己……

緊張又忙碌的半天過去後,趁著午休,
兩人在穆宇軒的辦公室裏相會。讓鍾情坐在沙發,
將腿放在他的身上,穆宇軒幫她揉腿,柔情蜜意間,
兩人平均未注意,總裁辦的門並未完全關嚴,門外,
一雙含怨帶泣的眼睛正悄悄的離開。

自從四年前來到萬達從事穆宇軒的文字秘書那天起,
金陽便對他春心萌動,四年來,她兢兢業業,任勞任怨,
從一名普通的文字秘書升為萬達總裁的首席秘書,
而穆宇軒對她也甚為信任,極為器重,為了這所有的一切,
她付出了多少努力,歷經了多少艱辛,又有誰能知道。

她也曾做過灰姑娘的美夢,也曾經幻想有一天他會變成她的白馬王子,
可四年來他的禮貌有加,他的客氣相待,令她知道,自己與他,
咫尺天涯,永無可能。

可是看著穆宇軒那英俊的臉龐,挺拔的身姿,沉著冷靜的施令,
她便覺得這也是一種幸福,能在他身邊為他協調溝通,
打理好他的一切瑣碎事務,她便心滿意足,哪怕為此,
她只能永做他的秘書,哪怕為此,她拒絕了所有綻放在身邊的玫瑰……
直到鍾情的出現,令她慢慢意識到,她如此低微的幸福,
也如水中月鏡中花一樣的飄渺。

當得知鍾情還在試用期內就擔任總裁助理一職時,她嗅覺出一絲端倪,
尤其鍾情的美麗,更讓她不安的心憑添了幾分擔憂,
可是以她對穆宇軒的了解,他並不是對女色看重之人,幾番觀察,
她也未發覺兩人有何不妥。

可自鍾情在駐鉬礦一週後回來,
她無意間推薦鍾情擔任優秀員工出遊領隊時,
被穆宇軒以鍾情腳不行為由,遭到他的斷然拒絕,
讓她不由再度懷疑兩人的關係。

偷偷打給礦上電話,才得知鍾情根本未在那裏駐紮一週,
原來是總裁為她在遮擋,得知消息的一剎那,她知道,
自己於他,真的只是個局外之人。儘管後來穆總又同意了她的推薦,
儘管後來鍾情裝作若無其事,但她知道,這兩個人間,絕不簡單。

可是兩人從雲南歸來後,鍾情自穆宇軒辦公室出來時落淚的雙眼,
還有他們兩人彼此間的冷淡與厭惡,讓她又心情忐忑,起伏不平,
雖然過了一段時間兩人關係又漸漸緩解,她也再未察覺出兩人有何逾越。

歐洲出行前,一想到兩人十幾天朝夕相處,她就痛苦難耐,
但是工作使然,她不敢有任何的異常,然而出行的結果令她非常意外,
鍾情竟然就此請了事假,並且沒有給出回歸的時間,與此同時,
穆宇軒則整日紮在工作之中,不再有任何的笑臉。

行政事務部的劉部長讓自己與劉秘書等人分別代勞總裁助理的工作,
旁敲側擊後得知,穆總對助理的空缺並不願意找人替補,
她心中不安,卻也只能安慰自己,只要能為他效勞,
能為他分憂解難,還有什麼可求。

幾個月的代勞,她並不覺得辛苦,可助理的位置空缺一天,
她的心就難安一天,果不其然,半年之後,鍾情回歸。

鍾情此次的回歸,神彩飛揚,
令金陽感覺到她與原來有了明顯的不同。
而穆總也一掃幾月來的陰霾,態度和善,心情愉悅,甚至數次,
她看見放下電話後的他,目光溫柔,嘴角含笑,看得她無法難安,
愈加地晦澀無比。而鍾情逗留在總裁室內的時間卻越來越久,
出來後也總是面目潮紅,對向自己的目光時,也會不自然的閃躲。
直到今天中午,午餐後她提前回到辦公室,
卻在路過總裁室時發現門未關嚴,
裏面傳出的輕柔對話讓她不由貼近傾聽,果然,是穆總與鍾情。

門縫裏,隱隱看到一雙女人的腿隨意地放在穆總的身上,
而穆總,竟親自為她按摩。看到兩人如此隨意的姿態,
一定不是普通的親密關係,再聽聽兩人對話的內容,
她的心,漸漸裂開碎掉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天一早,向總裁彙報完一天的工作安排後,
金陽向穆宇軒遞交了自己的辭呈。儘管有無盡的不捨,
在想了一夜之後,她還是決定辭職。

她也知道此舉欠缺理智,在未找到新工作之前冒然辭職,
不是成熟的行為。可是與其在這裡日日與他相見,
日日見他與別的女子眉目含情,她寧願就此遠離。
也不是沒有想過兩人有無可能,
可是如果共處了四處都沒有任何的改變,那再一個四年,
蹉跎的又是誰的芳心?況且他身邊的她,又是那般的耀眼,
自己,如何企及?

四年,她的隱忍,她的苦悶,讓她太累;四年,沒有希望,
起碼沒有失望,可一旦失望,便心生絕望……
也許只有釜底抽薪才能從根本就解決問題,
也許只有就此遠離才能躲開這一片陰霾……

穆宇軒對金秘書突然遞交的辭呈非常意外,
看她將辭職放在自己面前,他並沒有打開,“金秘書,
如果你對工作有什麼不滿意或對公司有什麼要求,可以提出來,
萬達會最大限度的滿足每一位優秀的員工……”

自總裁室出來不久,
行政事務部負責招聘培訓工作的張娜
便上樓將金秘書請到小會議室,兩人就挽留與離開進行協商,
可無論張娜怎樣詢問金秘書有什麼要求,無論是發展空間,
還是薪水待遇,她均沒有任何表示,只説身體有恙,不願留職。
找不到突破口的張娜只好先告一段落,
回去與部長商討如何挽留住這位總裁要求儘量挽留的首席秘書。

回到辦公區時,有靈通人士已經得知她要辭職的消息,
紛紛抽空過來表示惋惜,金陽也一臉不捨,很是無奈。雖然她去意已決,
無論如何都不會留下,可是就要與朝夕相處四年的同事分開,
她的心情也不好過。

午間快下班時,鍾情也得到這一消息,同樣的,她也很意外,
雖感蹊蹺,卻不知為何。路過金秘書辦公區,
她的東西已整理擺放整齊,看來走心已決。

停下腳步,鍾情站在金秘書身旁,“好好的為什麼不作了?
有更好的工作嗎?”雖然她對金秘書有些防備,但細較起來,
兩人並無過節,而且相互之間的合作也一直很愉快。
面對金秘書的離開,她的心情並不平靜。

看向鍾情,金陽的目光很是複雜,似埋怨,似不甘,似不捨,
似無奈,最終統統散去,化作口中輕輕吐出的一句話:“我祝福你們……”

剎那之間,鍾情的胸口如被雷擊中:金秘書真的喜歡穆宇軒,
她發現了自己與穆宇軒的秘密,她不願面對所以選擇離開。

她不知要作何回答,尷尬地擠出絲笑容,點點頭,快步離開……

晚上回到家,吃過飯,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
看著身旁一天都悶悶不樂的鍾情,穆宇軒伸臂將她攬進懷裏,
“怎麼了?不高興?”

“沒什麼。”衝他擠出些笑容,鍾情將頭靠在穆宇軒的肩上。她的宇軒,
太過優秀,是不是每位女子都不忍為他側目?
又有多少女子為他芳心暗許?他是如此的愛自己,可是愛,
會禁得住誘惑,會永遠嗎?……

感覺到她的依戀,他寬心的笑笑。半響,聽見鍾情問:“金秘書走,你怎麼看?”

聽到這個話題,穆宇軒有些嚴肅:“我最初估計是有人挖她,
但她主動簽署保密協議,況且萬��給她的待遇已經很優厚,
現在市面上很難再有超過萬達給她的條件……我已經吩咐劉景生,儘量挽留她……”

聽穆宇軒的口氣,鍾情心中不由發緊,片刻後,
貌似不經意地問:“你對她……很滿意?”

穆宇軒並不知道其中的內情,面對鍾情的詢問,他也並未多想,
眼睛看著電視,口中隨意答道:“她這個人很不錯,心思縝密,認真負責,
進退有度,從未逾越,對待工作也一直兢兢業業,任勞任怨,
在我身邊好多年,從來沒有大的差錯……”

聽他如此肯定的評價,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因為自己,
他失去了一位得力幹將。作為當事人的他,毫不知情。
如果他知道有一個女人,在他身邊默默愛了他數年,
卻永遠只甘心作最瑣碎的工作,作他最有力的支援者,
在得知兩人的戀情後又隱忍離去,會是什麼反應?是坦然?
是不屑一顧?是雖遺憾卻放棄?還是儘量挽留?可無論哪一種,
她的心裏,都極不舒服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儘管萬達開出了更為豐厚的條件,金秘書還是義無反顧的離去,
一時半會兒招不到合適的人選,
行政事務部安排原來的行政秘書劉暢為總裁的首席秘書。
得知這一消息的鍾情,幾天來低落的心情有了略微的放鬆:
劉暢已婚,她不會對穆宇軒動心了吧。

突然意識到自己想些什麼,鍾情開始苦惱,自己對他,
竟已如此患得患失,難道將來也會一直如此嗎?

神遊間,穆宇軒來電話,“情情,晚上我們出去……”

這幾天,穆宇軒發覺鍾情總像有心事般情緒低落,
無論他怎麼問,她都笑臉相迎説沒事,可用不了多久,
便會再次默不作聲。也許她有些擔心,兩人在一起這麼久,
他應該給她保障。其實他的心裏早已決定,一切,只差形式。

“噢,好……”她隨口答應著。

“別太累,忙不過來直接交我就可以……”劉秘書新接手,
有些工作還需要和鍾情他們多協調溝通,看她這幾天情緒不高,
他溫柔的囑託著。

笑容不自覺的浮上鍾情的臉龐,口氣也開始柔和:“知道了,放心吧。”

感覺到她的變化,他有些心安,又簡單聊了幾句,兩人掛斷電話。

下班後,又是人去樓空時,邁巴.赫載著兩人,駛離萬達總部。

“我們去哪?”看向車外的道路並不是駛往皇朝的方向,她有些奇怪。

“去了你就知道。”穆宇軒側過頭看了鍾情一眼,臉上的笑容有些詭異。

歪著頭回望著他,鍾情只覺好笑,跟自己玩這套把戲,
莫非還想給自己什麼驚喜不成?

車向郊區駛去,近一個小時的跋涉後來到了位於西郊的騎馬場,
原來是上個星期深夜登山上了癮,今天又帶自己來這裡的馬場賞落日。

跟著穆宇軒下了車,兩人走進了馬場內酒店。酒店裏並無賓客,
整個大堂只有他們一桌,這樣更好,免得被人撞見。
數位服務員服侍在他們兩人周圍,讓她想起兩個小偷被人抓住的場景,
開始偷笑。

穆宇軒看她的臉上終於有些笑意,也感欣慰,
借著良好的用餐情調,兩人飲了些紅酒。

餐後,拉著她的手,兩人向騎馬場地走去,
馬場裏空曠靜謐,同樣的空無一人。

穆宇軒本想同鍾情策馬揚鞭,
可鍾情看到牽來的兩頭不停噴著鼻息的高頭大馬説什麼也不近前,
沒辦法,穆宇軒只好陪她在場地邊上的柏油路面漫步。

低垂的斜陽就要消失在地平線下,行走在通向遠方的路面,
傳來兩人步調一致的走路聲音,輕風,徐徐撫過,依在他的懷裏,
她的心情,漸漸變得放鬆……

馬場很大,大到走了很久,依然看不到盡頭,
感覺到炎熱在漸漸散去,感覺到泥草的味道漸漸充斥鼻端,
原來有他的地方,都會如此美好。

感覺到穆宇軒停滯的腳步,鍾情也停下轉過身,並不説話,
只是看向他。他的表情似激動,似興奮,幽黑的眸子裏,
盪漾著如海一樣的柔情,手中,不知什麼時候拿出一個精緻的盒子,
當著她的面打開,裏面,是一枚華美的鑽戒,在夕陽余輝的照射下,
正閃爍著美麗的光芒,鍾情的心,瞬間狂跳不止……

“情情,嫁給我。”

他的聲音,溫柔無比,他的眼裏,是熱情與甜蜜,手,已被他拉過,
對著戒指的指尖眼看就要套入……

突然,鍾情猛地將手抽回,藏在身後,看著面前的穆宇軒,緩慢搖頭:
“不……”不是沒想過兩人的將來,不是不知道以後要面對的是什麼,
可當這一幕真的發生時,她還是無法面對……

不敢置信的看著鍾情,穆宇軒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幕,心中一沉:
“怎麼了?情情,你不願意嫁給我?”

看著她的雙眼,她的拒絕,讓他壓抑,她的惶恐,讓他心慟,
她的退縮,讓他迷惘,她的慌亂,讓他不安。
她為何會拒絕?她明明愛自己,萬達蒙冤時,她力證清白,
自己生死不明時,她甘願陪伴左右,山巔古塔前,
她更是許下一生一世我只愛你的誓言,可此刻,為何她會拒絕?

“情情,告訴我為什麼?”他不知道,究竟是他哪做的不好,
讓她不肯接受他的求婚

她不知道要如何開口,如何開口才能解釋清她的恐慌,
如何開口才説清她自己都弄不懂的矛盾,她愛他,
愛他甚至超過自己,可她卻不敢與他步入婚姻的殿堂,她害怕,
她怕此後一生他不能與她相偕至老,
她怕他面對如此諸多的誘惑終有一天會離她而去……
前有塔西婭的引誘,後有金秘書的隱忍,她的宇軒,
究竟還會有多少色劫?

半響後,輕輕吐出一句:“對不起……”

又是他最討厭的對不起,又是他最討厭的逃避,
他不想她説對不起,他想她説我願意,可她……

壓抑下心中的疑惑與沉悶,穆宇軒不再勉強:“我們回去吧。”

一路上,沉默無語,再沒有來時的憧憬與嚮往,
再沒有來時的輕鬆與愜意……

躺到床上,穆宇軒從未有過的安靜,令鍾情心生愧疚,
轉過身攬上他的腰,“宇軒,再給我點時間……”

穆宇軒的心中,所有的忿然,所有的不甘,一絲絲,一毫毫,
慢慢瓦解,他是如此愛她,即便她拒絕他的求婚,
即便她拒絕戴上他的戒指,除了繼續愛她,他還能怎樣?

嘆息一聲,將她環至懷中,甜蜜中夾帶苦澀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生活一如既往的充實而忙碌,愛情也恢復了應有的溫馨與甜蜜,
所有的事情都在不停地向前發展,所有的事情都在慢慢的發生改變,
不變的,唯有心中的那份期盼。

不知不覺,已入深秋,一年,又要過去,我們每個人,
是否收穫了自己的夢想……

閒來無事,穆宇軒與自己的兩位好友相約,週末帶著各自的女人,
來場網球大戰。

隨著三輛車齊齊停靠在停車場裏,穆宇軒與鍾情,令狐夜與劉盈晗、
馬萬迪與夏琳紛紛下車,同向球場走去。

看著馬萬迪領來的夏琳,鍾情偷偷地問穆宇軒,
確定她就是馬萬迪喜歡的那個女孩,這個女孩面容清秀,氣質嬌柔,
不過相比較,鍾情還是更喜歡嫣然的活潑可愛,笑語歡聲。還好,
嫣然已從那次的打擊中恢復過來,貌似又有了一位新男朋友,
否則她一定日日夜夜詛咒他不停。

可一想到嫣然被拒絕後的痛苦,鍾情還是心有不甘,心思一轉,
故意大聲説道:“唉,要是知道打網球,我應該把嫣然約來,
只要她一亮相,必定殺遍場內無敵手。”

穆宇軒豈會不知道她的小心思,好笑地看著,也不去管任她胡鬧。
目光流轉向馬萬迪,他的表情很不自然,眼裏剛剛閃過的失落,
令他不由疑惑,難道嫣然,竟是馬萬迪無法言喻的苦?

一旁的夏琳不知所以,接話道:“嫣然是誰?這名字很好聽。”

看向夏琳,鍾情一本正經的介紹:“嫣然是我最好的朋友,
她漂亮又可愛,活潑又大方,既能文又能武,
俠肝義膽,古道熱腸……”

未等她吹完,劉盈晗已經笑出聲來,“看你吹的,
像個女俠似的,去哪找這樣的人去……”

鍾情不高興,立刻瞪向她:“怎麼沒有,要不信你問馬萬迪,
我説的對不對……”

劉盈晗也不在意,笑笑不再作聲,到是夏琳,
用探尋的目光看向馬萬迪:“嫣然真的這樣嗎?”

並不看向夏琳,馬萬迪遲疑過後點點頭認同,“嗯。”

夏琳接著又問:“你怎麼認識這樣的人?怎麼從來都沒聽你提起過……”

貌似不耐,馬萬迪回答道:“原來的同事。
”許是察覺到自己的口氣不太和善,稍頓,他又改變語氣補充一句:
“送你的小雪,就是她幫我選的……”

“哇~真想認識她……”轉過頭,她看向鍾情,“不如你現在就約她出來……”

收到穆宇軒警告的眼神,鍾情朝他眨了眨眼睛,然後才慢悠悠的開口:
“現在可不行,她這會兒應該正和她男朋友情意綿綿,怎麼捨得離開呢……”
雖然嫣然説那個人不是她男朋友,
不過現在借來用用也無防,她要讓馬萬迪知道,除了他以外,
還有很多人喜歡嫣然。

説完,鍾情看向馬萬迪,可這個臭小子竟然轉過身背對她,
來個充耳不聞,讓她不由腹誹:混蛋馬萬迪,真是冷血無情,
嫣然沒和你在一起,那是她的大幸……

一旁的夏琳還在遺憾,“噢~,等以後有機會的吧……”

進入場地,鍾情揮了幾拍後,穆宇軒便讓她下場一邊看著。
約好了打網球,她卻大姨媽來訪,怕她運動過量,他不再讓她上場。
如此一來,便單出一人。場地上,穆宇軒與令狐夜對打,
劉盈晗與夏琳在隔壁同玩,場地邊,只剩下她與馬萬迪淪落在座椅上。

看著馬萬迪她就暗自不爽,兩個人誰也不理誰,
一起看向正在激烈對陣的穆宇軒與令狐夜。

只是休閒運動,並未採取嚴格的計分制,十幾分鐘後,
令狐夜便喊累要馬萬迪換他上場。

一邊向場地走去,馬萬迪一邊嘲笑令狐夜:“你是不是夜夜笙歌,
戰事太頻,這才多久,你就累成這樣,小心以後有人欲求不滿……”

令狐夜也不理他,神態自若走向座椅,坐在鍾情身旁。

鍾情對令狐夜最初的印象並不太好,
但有感於他搓合自己與宇軒在一起,始終心懷感激。
這位總裁陰晴莫辯,話也從不多説,令她對他雖有心感恩,
卻很少親近。而穆宇軒對他卻極為欣賞,兩人也甚為投機,
因於此,看他走向自己身旁,她微笑著迎接他的回歸。

看過之後鍾情發現令狐夜既不喘也沒有多少汗,
怎麼會有累到打不動一説。未再多想,她將目光投向她的宇軒。

大力扣殺,底線回抽,穆宇與馬萬迪兩人旗鼓相當,各有勝負,
不過她的宇軒還是略勝一籌。

看得正專注時,鍾情聽到身旁的令狐夜説話:“你喜歡網球?”

有些詫異他居然主動説話,鍾情轉過頭朝他俏皮一笑:“我喜歡看宇軒。”

回過頭,她將目光繼續投在她感興趣的人身上,身邊,
竟然又傳來他的問話:“你姐姐……現在在哪兒?”

轉過頭,她奇怪他居然會問起姐姐,可轉念一想,
他們畢竟共事過半年之久,見到自己,他想起姐姐也正常,
當下回道:“她還在義大利。”

未等她將目光移開,令狐夜再度問道:“她都什麼時候回來?”

鍾情有些黯然,但還是據實相告:“她基本不回來。”

十一年間,她只回來兩次,一次是媽媽病危,第二次便是工作使然。

似追根問底,令狐夜又開口:“她不回來看你爸媽嗎?”

鍾情的心中瞬間抽緊,垂下眸,輕聲慢回:
“我媽五年前就已經過世,剩下的那個,她不願意面對。”
説完,快速起身離去,好像怕他再問什麼問題,又好像就此逃離什麼追逐……

自洗手間回來,令狐夜已經替下了穆宇軒,看她神色有些萎靡,
他不由擔心:“肚子疼?”説著放下手裏的毛巾,幫她輕輕揉起了小腹。

搖搖頭,鍾情拿起穆宇軒隨手放下的毛巾替他擦汗,
除了姐姐,宇軒已經是她最親的親人,和姐姐一樣親……

幾小時後,六人盡興而歸,停車場內,穆宇軒與令狐夜邊走邊聊,
只聽他調侃令狐夜:“董事長的位置終於讓你奪回來了,手段夠狠的……”

嗤笑一聲,令狐夜的心情貌似不錯:“我只是拿回了我應該得的,
忍了這麼久已經給足他們面子……”

認同的點點頭,穆宇軒並不覺得令狐夜有什麼錯,隨即又調笑道:
“終於定性了?這麼久都沒再換?”

令狐夜懶洋洋地掃了眼前面的劉盈晗,鼻中隨意一哼,將目光轉向別處。

看出他的漠然,穆宇軒不由失笑,他的這位好友,
究竟要何時才能走出第一次婚姻的陰影,
究竟要何方神聖才能將他貌似不羈的心俘獲?……

鍾情與夏琳跟在後面,路過一輛她曾經熟悉的英菲尼迪,
不由四處尋覓,湊巧的是,身後遠遠地,
她看見康恩偉與穆宇盈自球場大門走出,
鍾情立刻將目光投向前方的穆宇軒,他正和令狐夜説著什麼。

車上路後,她假裝隨意瀏覽偷偷回看,
宇盈正坐向駕駛室,恩偉上了副駕駛……

晚上回到家,鍾情央求穆宇軒,她想去看姐姐,可他堅持要陪她同去。
最後兩人商量,11月20日是姐姐的生日,他們在那天悄悄抵達,
給鍾愛一個驚喜,剛好這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容穆宇軒把工作處理一番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工作了一天,晚上回到家,鍾情進廚房準備晚餐,
穆宇軒進書房處理公務,為半個月後的歐洲之行做準備。
一項一項處理後發現,電腦裏並沒有他當前所需要的材料,
走向廚房,穆宇軒問鍾情:“情情,你那有新航線的項目報告書嗎?”

想想,她告訴穆宇軒:“我隨身硬碟裏應該有備份。”

“隨身硬碟在哪兒?”

“在我床頭櫃第一個抽屜裏。”

“噢。”答應著,他向樓上臥室走去。

臥室裏,打開她的抽屜,隨身硬碟正在裏面,取出,剛要關上,
看見一瓶還剩一小半的藥,穆宇軒不由拿出。

細看之下,心臟開始痙攣,難怪兩人同居這麼久,她從來都不懷孕,
她竟然背著自己偷偷地吃避孕藥,她那麼喜歡孩子,
竟然不願意懷上自己的孩子,她竟然這麼做……

慢慢地將藥放回原處,目光又觸及另一樣東西:
自己送給她的那張銀行卡,正安安靜靜地躺在抽屜裏。

不動聲色地,穆宇軒回到書房,登陸網上銀行,果然,
自辦卡之日至現在,一筆消費也沒有,
甚至連初始密碼都不曾更改,他以為的兩人一體,
在她眼裏,不過是廢卡一張……

閉上眼睛,苦澀佈滿胸腔,
自己被她究竟擺在一個什麼樣的位置?
她心甘情願回到生死不明的自己身邊,
她為了自己接受屈辱的檢查,她把第一次給了自己,
她不惜因自己與最親的姐姐對抗,她説一生一世只愛自己……
可她拒絕自己的求婚,她不願懷上自己的孩子,
她不肯花自己的一分錢……她一面靠近,一面又保留,
一面愛自己,一面又排斥,為什麼她不能像自己一樣,
把全部的身心都交給對方,為什麼她不能做到毫無保留的愛自己……
她到底,還想要什麼?

是自己愛她還不夠嗎?可還要怎麼愛?還要怎麼愛才讓她不這麼做,
還要怎麼愛才讓她不這麼傷自己?還要怎麼愛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鍾情倒了一杯牛奶,想給書房內的穆宇軒送去。接連兩天,
他都是在她睡熟後才上床,在她未醒前就離開,
若不是他那側有睡過的痕跡,若不是被子裏還有他的味道,
她都懷疑他整夜不在她身邊。

自前天晚上開始,他的情緒莫名地低落。白天,在他辦公室裏,
他對自己不再糾纏不休,回到家,也總是在書房獨自忙碌,夜裏,
更是從未有過的不再擁她入眠。她不知為何,他會突然如此,
難道他對自己已開始厭倦?一想到這裡,心,便會糾成一團,
恐慌不安。

剛剛在床上,她輾轉反側,無法入眠,想著他,
還是起身借送牛奶之機,看看他究竟在忙些什麼。

走到書房門口,看到穆宇軒正在低著頭,
眼睛並未看向身前的筆電。

來到他身邊,原來他正在擺弄一個髮戴,仔細一看,
正是火把節上他在自己頭上摘下的那枚,心中,不由一暖。

穆宇軒抬頭看見情送了一杯牛奶進來,淡淡開口:“還沒睡。”

“睡不著。”她輕輕地回答。

他不由奇怪,“你還有睡不著的時候。”以往,他動作稍慢點,
她便已睡去,習慣使然後,上床他便勾引她,免得不忍打擾她的美夢。

有些臉紅,卻看著他據實相告:“你不抱著我,我睡不著。”

聞言,他嘆息一聲,將手中的髮戴放下,將她抱在自己腿上,
臉,埋入她的脖頸之中。

感覺到他的依戀,她心中一寬,手,環上了他的肩膀。

半響,見穆宇軒始終不再開口,她問:“這兩天,你怎麼了?”

深嘆一聲後,他還是沉默無聲。

心底,不安漸漸濃郁,“宇軒......”

將頭埋在鍾情的胸前,他悶聲悶氣地説道:
“以後,不要再吃避孕藥,對身體不好......”

一下子,她就明白這幾天他為何如此,心中無助,
口中不由訥訥出聲:“宇軒......”

胸前,再度傳來他痛苦的聲音:“情情,我該拿你怎麼辦?”

淚水,頃刻間落下,“宇軒,我不是不想有我們的孩子......”

他的頭,聞聲抬起,眼裏,是她不願看到的痛苦與疑惑。

看到她落淚,他伸出手為她輕輕擦拭,“那為什麼......”

淚水,傾洩不止,“我害怕,我不敢想將來,
我怕將來有一天你會離開我,我怕我會活不下去,
我不想讓我們的孩子和我一樣沒有爸爸媽媽......”

“傻丫頭,説什麼呢?我這麼愛你,怎麼捨得離開你......”

彷彿將壓抑許久的擔憂全部吐出一樣,她哭訴:“可是你知道嗎?
我爸當初也非常非常愛我媽媽,你知道我為什麼叫鍾情嗎?
因為他説他對媽媽情有獨鍾,可是後來呢?
後來還不是一樣和我媽離婚,

還不是一樣另娶,我媽媽每天晚上都偷偷哭個不停,
她因為我爸得了憂鬱症,天天癡癡呆呆嘴裏只念叨他的名字,
她是因為他才抑鬱成疾,即使後來病癒出院還是鬱鬱寡歡,
最後傷心欲絕得了癌症,她有什麼錯?那麼早就離開我,
你知道我有多痛苦?你知道我有多恨他!......”由於情緒的過於激動,
她的聲音由開始的哭訴變得歇斯底里,説到最後,只有號啕大哭。

看著面前失聲痛哭的鍾情,穆宇軒的心猛烈抽搐,
他聽鍾愛講述過她的慘痛年少,
卻沒料到經她口中講出更令他心痛難忍,
他知道那段經歷對她而言是一道永遠不願觸及的傷疤,
卻不知道在她的心理留下如此濃重的陰影,
當初她拋開一切回到自己身邊,以為她已經解開了心結,
卻未料到她居然抱著必死的信念與自己在一起,
她竟然寧願死去也要與自己在一起,
而正是因為對將來的恐慌,讓她拒絕他的求婚,
讓她不敢懷孕......心,除了痛,還是痛。

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肩上,穆宇軒輕撫鍾情的後背,
他不知道,除了用他的愛,除了用他的包容,
還有什麼辦法能消除她對兩人將來的畏懼,
消除她對自己的擔憂,既然愛她,就愛她的全部,
哪怕有再多的磨難,哪怕還有太多的艱難,他也要讓她,
在他的愛裏充滿勇氣,恢復生機......

“情情,我不會是你爸,你也不會是你媽,你要相信我,
我們一定會有個美好的將來,我們的孩子,
也一定會有爸爸媽媽的寵愛......”

哭聲漸漸止住,抽搐依舊不停,摟著他的脖子,
將頭枕在他的肩頭,鍾情的心,依舊迷惘:
完美的愛情,她可以擁有嗎?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���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星期六,因下個星期就要去義大利,
鍾情想第二天約嫣然出來相聚,和穆宇軒説,
他提議今天就去,他手頭的工作已經基本處理完畢,
很久沒去道館,他也想運動運動。

來到道館,穆宇軒去了VIP場地,鍾情去找嫣然。

正在上課的嫣然看見前方出現的鍾情,立刻拋來一個香吻。
中場休息時,嫣然跑到她的身邊,“今天怎麼親臨現場,想本小姐了?”

“是呀,我想你想到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......”

“你?”嫣然一臉鄙夷,“食不知味姑且相信,
能讓你夜不能寐的人恐怕還沒出現呢吧......”

面對嫣然的揭露,鍾情嘻嘻一笑:“幾點下課?中午請你吃飯。”

“嘿嘿,美女大駕光臨,怎麼能讓你破費呢,
姐姐我最近手頭很寬裕,我請你......”嫣然也不含糊,主客分明。

“我和宇軒一起來的,你就別和我們爭了。”

“噢~”一聽有地主,嫣然馬上反舵:
“那我得給我未來姐夫一個機會,中午他請,我要去新月樓。”

她窘迫,“喂,什麼姐夫......”

“哎呀~”嫣然開始聲色俱厲,“有什麼好害羞的,
都住到一起那麼久,別人早就老公老婆的叫了,
就你,不但不主動竟然還放棄......”

“知道了~”每次和她説起這類問題,嫣然就教訓個沒完,
尤其在嫣然得知自己拒絕穆宇軒的求婚後,
氣得她説要吐血身亡,眼前自己只能裝可憐博同情,
免得再遭到她的訓斥。

看鍾情又擺出那幅可憐兮兮的樣子,嫣然又惱又笑,
自我安慰道:“唉,算了,跟你也生不起那氣,
我還是化氣憤為食慾,中午我要吃到吐,
新月樓啊,哈哈......等著我啊~”

看著眼睛爍爍放光的嫣然,鍾情只覺好笑,
新月樓就新月樓,反正宇軒也不是消費不起,
不過這丫頭也真黑,居然挑了個全市最貴的地方......

等嫣然沖完澡,兩人去VIP找穆宇軒,
進去之後看見他已換好衣服正和馬萬迪説話。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挑人時,最重要的還是要知道你需要什麼樣特質的人,不是隨便亂選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